艾克哈特.托勒談論臣服 【轉貼】

當你接受真相,你就會來到一個更深的層次,你的內在狀態和你的自我感就不再依賴於心智的"好"或"壞"的判斷。

當你認可生命的"在"("isness"),當你以當下本來的樣子接受它時,你就能在自己的內在感覺到一種極其和平的廣大。

 在表面,當陽光燦爛時,你依然會興高采烈,而當下雨時,你會感到不快;你會爲贏得一百萬元而開心,爲失去你的所有財産而悲傷。然而,在內心深處,你不再有快樂或不快。它們只是你存在表面泛起的漣漪。無論外面的情形如何,你內在背景的平安不會受到打擾。

 對真相的接受,展現了你內心深處的一個維度,它既不依賴於外在情境,也不依賴於不斷變動的思想和情緒的內在情境。

當 你認識到所有經驗的短暫性以及世界無法給你提供任何具有永恒價值的事物時,臣服就變得容易得多。你可以繼續與人們交往參與各種經驗和活動,但不再有小我的 需要和恐懼。也就是說,你不再需要一種情形、一個人、一個地方、或一件事來讓你感到滿意或讓你高興。你可以接受事物的發生和它們的不完美。

而奇蹟就是,當你不再對它作出不可能的要求時,每一種情形、每一個人、每一個地方、或每一件事都會變得不僅令人滿意,而且更加和諧、更加和平。

當 你完全接受當下,當你不再與真相爭論時,強迫性的思考就會減少,並代之以一種警覺的寧靜。你會變得全然有意識,而心智不會以任何方式給當下貼上標簽。這種 內在的不抗拒的狀態使你向無限的意識敞開,它要比人類心智遠更偉大。這種廣大的智能於是就能通過你來表達它自己,並幫助你,既從內在也從外在。藉由放下內 在抗拒,你時常會發現環境也改善了,這就是原因所在。

我是不是在說:"享受當下,要快樂"嗎?不是。

接受當下本來的樣子。這就足夠了。

臣服是臣服於當下,而非臣服於一個故事,你用這個故事去詮釋當下,然後想讓你自己聽命於它。

例如,你可能有殘疾,不能再行走。情形就是,你再也不能行走了。

也許你的心智正在編造一個故事,說:"我的生活成了這種樣子。我到頭來坐進了輪椅。生活對我太殘酷和不公了。我不該得到這樣的下場。"

 當你不再問:"爲什麽這會發生在我身上時"臣服就會來臨。

甚至在貌似最無法接受和痛苦的情形中,也隱藏著一種更深的善,在每一場災難裏也包含著恩典的種子。

 在歷史上,有人面對巨大的損失、疾病、監禁或死亡,接受了貌似無法接受的命運,並因而找到了"可以理解一切的安寧。"

 接受無法接受的,這就是世上最偉大的恩典的源泉。

 有 些時候,所有的答案和解釋都變得放下於事。生活不再合理。或者有人苦惱地來向你求助,而你卻不知道該怎麼做或說什麽。當你完全接受"自己並不知道"時,你 就放棄了努力用有限的頭腦去尋找答案,而正是此刻,一種更偉大的智能就能夠經由你而運作。甚至思想也能從中受益,因爲更偉大的智能能夠流入它並激發它。

 有時,臣服就是意味著放棄想要了解的努力,並變得安於不知道。

你是否認識這種人,他生活中的主要任務似乎就是讓自己和他人變得悲慘、傳播不幸?原諒他們吧,因爲他們也是人類覺醒的一部分。他們所扮演的角色代表了小我意識的"夢魘"的激化,是一種非臣服的狀態。其中並沒有個人的東西。這並不是真正的他們。

 臣服,我們可以說,是從抗拒到接受,從"不"到"是"的內在轉變。當你臣服時,你的自我感就從認同於反應或判斷轉換至容納反應或判斷的空間。它是從一種認同於形式~~思想或情緒~~到做你自己和認出你自己的轉變,而這是沒有形式的,是廣大的覺知。

 放下無論你全然接受什麽,都會給你帶來和平,包括接受你無法接受的、你正在抵抗的事物。

讓生活發生。讓它去。

萬源一摘譯自Eckhart Tolle:《Stillness Speaks》第6章 接受與臣服

http://blog.xuite.net/cjsowu/lifestory/1700806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home痞客邦

haif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